“以房养老”难在哪儿?与传统的财产继承观念相背离